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我是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永寒少爷现在还在府内,胳膊被刺客划伤,不过不是要紧的伤。”安枳熙往外呼了一口气,身体里急速跳动的心脏开始慢慢缓慢下来。

    “我先命人帮你疗伤,我去你府看看。”

    石街远处低低飘着的雾气被安枳熙急促的脚步打散。

    夏家门口,一片狼籍。

    门口横躺着几具尸体,脖颈上的红色印记周围的血液已经凝固。

    她捂着嘴避免难闻的腥臭味道飘进鼻腔里,院落里散落着木质家具和原本院子内种植物的落叶残根。

    她推开门,望见永寒穿了一身白衣,被鲜血染红一办坐在厅堂里,胳膊上的伤口跟袖子上的红色鲜血融为一体。

    “枳儿,你怎么来了?”永寒听见声响,逆着阳光往门口看去,抬眼正好对上安枳熙的泪目。

    他的脚踝发出阵阵酸痛还是坚持着走到门口一把将安枳熙拥入怀中。

    他把下巴抵在安枳熙的肩头,低声说道:“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安枳熙心头一软,尽管知道怀里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爱着的夏桐,但是他温柔的话语就像是能够插入自己心脏最内侧的匕首一般,刺痛着自己的内心。

    她有些难过的抬起手来,轻轻拍了拍永寒的后背。

    “给你的发簪你可喜欢?”

    安枳熙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发簪交到自己手里后自己竟还没来得及自己观看,就连忙跑了过来。

    “嗯,喜欢。”

    “那是父亲给额娘的,如今我想把这个给你。”

    安枳熙有些惊讶,她从这个男人在如此慌乱的情况下那温柔如水的沉着声音打动到,她仿佛能够穿越时空感受到怀里的这个男人是多么深爱着这个跟自己分享容颜的古代或者自己的前世女子。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只是心中莫名感受到一股伤感,如果怀里的这个男生是自己的夏桐,又或者是面前永寒怀里的自己真的是他深爱着的安枳该会多好,可是机缘巧合,两种看似最卑微的美好都变成了遥不可及,跨越了万千光年的奢求。

    “谢谢你。”安枳熙轻声回答了一句。

    “那你晚上怎么办啊?”

    “昨夜这件事情不知道是何人所谋,为何目的,如今父亲母亲都已经前往郊区的另一所别院中了,我还是要在这里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永寒的话语弥漫在空气中,逼退了正想要涌上来私下弥漫的浓雾。

    安枳熙不知道脑子里的那一根筋搭错了,也许是嗅到了面前这个男人那种为家庭报仇的雄性荷尔蒙散发出来的气息,突然张嘴来了一句:“那你搬来我家住吧。”

    永寒顿了顿,然后微微用力把安枳熙环在臂膀里慵懒地贴在她的耳边说:“阿现会照顾好我的。”

    “我真希望每天都能见到你。”

    安枳熙眼睛一湿,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应飞推门而入,吵醒了还没有睡醒的应之绅。

    应之绅用手挡住突然照射进来的阳光,眯着眼睛问应飞:“干什么?”

    应飞坐到应之绅的床前,从怀里掏出一个书卷似的东西。

    “父亲留下来的东西,我觉得应该要给你看一下。”应飞说这话的时候,面部的肌肉微微抽搐,被应之绅观察到了。

    应之绅做起身子来,摊开书卷。

    “不凡之人,穿越时空,前朝旧事,未来未卜,天选之子,落花时刻,终忘混忆。”

    应之绅看完了把书卷慢慢放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应飞。

    应飞没有说话,眼眸中闪过一丝担忧。

    “所以,你到底来自哪里?”应飞的嘴唇慢慢张合,把心底最想知道的问题问了出来。

    应之绅没有说话,他极力回忆着昨天,前天,大前天,上一个季节的事情,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上一个季节发生的事情,脑海中一片黑暗。

    窗边的烹茶声音打断了应之绅有些痛苦的回忆,他望着水蒸气旋转上升,消失在光柱中。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片记忆,一座清幽庭院,通天青竹,落花烹茶,一个漂亮女子坐在自己面前。

    然后那片记忆就像是断了电一般,脑海红突然又陷入一片黑暗。

    应之绅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脑袋中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我是谁?”应之绅抬起眼眸来,望着窗外的阳光有些无奈地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