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6.帝后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希望姑娘们支持正版~全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苏令蛮最不爱吴氏这等无欲无求与世无争的样, 狠狠灌了一口羊奶,思及这加杏仁去腥的法子是大姐姐发现的,又忍不住往下一掼,“阿娘, 你还没说那游方郎中之事。”

    “当日我去宝殿烧香,你大姐姐毕竟是小孩子性子坐不住,带着丫鬟溜出去玩了,没料到正好遇到那郎中, 郎中便给了她一剂方子。”

    “这么说, 你是没见着那郎中的面了?”

    吴氏点头,“但花妈妈瞧着了。”

    苏令蛮有些不敢置信, “阿娘你没见着人,就敢把方子给我喝?”

    “倒也没那么鲁莽,在给你喝之前,还给小狸灌了两碗,见没问题才敢给你喝的。”小狸是苏令蛮幼时的玩伴——一只大肥猫, 浑身皮毛都跟黑缎似的发亮, 可惜在她十岁之时便寿终正寝了。

    “阿娘你心还真大。”苏令蛮颇有些悻悻。

    吴氏坐了这么一会, 觉得有些疲累,便吩咐郑妈妈扶着去了床上休息, 苏令蛮默默地看着, 待吴氏睡熟, 便回了揽月居。

    对寻到游方郎中之事, 她已经不报期待, 倒是邱大夫……

    “来人,备车。”

    苏令蛮向来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小八风风火火地吩咐下去,一主两仆便乘着马车出了苏府。

    随着“得律得律”的驾马声由远及近地传来,朗生看到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了自家店铺门口。他将撘子往背后一甩,人已经应了上去。

    当先跳下的,是一个圆圆脸蛋的讨喜丫头,她朝朗生喝道:“邱大夫可在?”

    朗生认出这丫头正是定州城里出了名的母夜叉的贴身侍婢小八,连忙端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邱大夫刚刚外诊回来,我这便去请他再去一趟苏府。”

    “不必了。”

    随着一道娇软的声音传来,马车里利落地跳下了一个……大胖子。

    苏令蛮拍着手,在周围那一片大叫可惜的眼神下,老神在在地走进了济民药铺。

    似乎每一个不认识她的人,在未见面先闻其声时,都会将她构想成一个轻软红绸里走出的绝色女子,而当见到她白胖子的真面目时,便会有这等痛惜的眼神。

    苏令蛮早就习以为常,甚至能在其中找到一些……奇怪的乐趣。

    邱大夫听到门口动静已经走出了房间,“苏二娘子,莫非是令堂又出了什么状况?”

    “非也。”苏令蛮摇头:“邱大夫可否借一步说话?”

    朗生默默地看着一老一少走进了专门辟开的待客室,怎么觉得,今天的苏二娘子好似没那么蛮了?巧心忍不住瞪了一眼这傻呆呆的跑堂。

    “邱大夫可记得八年前,我苏府得了一剂方子拿来给你品鉴,那游方郎中的药方,你可还记得?”

    苏令蛮开门见山。

    邱大夫捋着胡须的手却颤了颤,面色微微发青。

    “邱大夫?”

    苏令蛮狐疑地看着白胡子大夫,心里不免有些奇怪,邱大夫为人稳重,怎不过一个问题就变了颜色?

    “这么多年过去,老夫怎么可能还记得?”邱大夫摇头道:“二娘子问这作甚?”

    可苏令蛮分明从他眼神里发现了些一丝异样,她挥手,示意小八将休息室的门关了,直接一屁股坐到榻旁的第一张梨花椅上:“邱大夫,你与我苏府多年的交情,我阿蛮几乎是你看着长大的,今天得你一句实话都不成?”

    邱大夫放下手,负手往窗外看去:“实话?什么实话?二娘子这话没头没脑的,我邱予听不懂。”

    苏令蛮几乎以为刚才她是看错了,拍拍手站了起来:“许是阿蛮弄错了。不过,邱大夫可知,这定州城里,谁治疑难杂症最厉害?”

    邱大夫面色凝了凝:“莫非是府上有人生了病?”他转过身来,满面关切。

    苏令蛮打了个哈哈:“是阿蛮的一个朋友,所以想问问邱大夫,可有什么建议。”

    邱宇定定地看着她,半晌似是下定决心地道:“二娘子,若一年前你来问,恐怕老夫也无甚好建议,不过今回嘛……”

    “定州城外往西三十里,住着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名唤麇谷,你去寻他。”

    “麇谷居士?”苏令蛮喜出望外道:“可是那活扁鹊?可开颅去病刮骨疗毒的大梁第一医科圣手麇谷居士?”

    “是,传闻天下便没有他出手治不了的病。可惜这人脾气古怪,出诊全看心情。老夫也是偶然在坊间见他为一孩童诊病才敢认,那手法……天下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做到。”说起这个,邱宇亦是满面唏嘘和向往。

    苏令蛮像是被一棒子打醒了。

    她突然忆起这麇谷居士的怪癖来,他医人有三条规矩,而首当其中的一条,便是妇人不医。传闻当今太后一直为头疾所苦,来请这麇谷居士,也被他不留情面地拒了,若非为宰辅给护住,早就被围门的甲士给杀了。

    可即便是甲士临门,他也不曾有松过一丝口风,真真算得上铁齿了。

    “二娘子可明白了?”邱大夫似是看出她意图:“老夫曾慕名拜访,却也缘吝一面,你……”他拍了拍苏令蛮肩膀,叹了口气。

    “可若是不试一试,谁又知结果如何?”眼前递来一根救命稻草,苏令蛮为了不溺水,也只能拼命抓着了。

    她拱手而退,待走及门前,脚步顿了顿,缓声道:“邱大夫若是何时想起了什么,还望通知阿蛮。”

    声音不大,很快便散入了空气中,再听不见。

    邱宇怔怔地立了半晌,直到朗生侧目的眼神扫来,才袖着手跺回了休息室,喃喃道:“二娘子,老夫也只能帮到这了。”

    苏令蛮并不知道邱大夫这一番心路历程,她快脚出门,药铺周围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几步上了等候已久的马车,吩咐小八道:

    “你帮我去街上雇个两个帮闲,让他们早晚盯着邱大夫,注意,千万不能让他发现。不论邱大夫去了何处,干了何事,都要一五一十地记下来告知与我。”

    小八素来不会多话,自去葫芦街寻人不提。

    马车“得得得”地驾着苏府二娘子踏着日头一路西行。

    济民药铺位于西市的西北角,而苏令蛮想要去的是位于西市东南角的东望酒楼,那里有吴氏最爱的一样香糯鸡丝粥。

    苏令蛮掀帘向外看,今日大雪,街面上的青石路面被扫得干干净净,马车的车轱辘经过时,还能看到不时溅起的积水。

    路边行人裹着身上薄薄的棉衣,佝偻着背畏畏缩缩地赶路,往日繁荣的西市显得略有些萧条,但年轻的学子们因学堂放假之故,反倒跟脱缰的野马似的成群结队地在外赏雪游街,隐约可见有女子着胡服束袍发地夹在其中,颜色鲜亮,一径的朝气蓬勃,喜气洋洋之态。

    苏令蛮嘴角微微翘了翘。

    她忆起过去,镇哥哥少时亦常与她混在人群中疯玩,可不知怎的,大约两年前,他就不肯再上门寻她,此时想来……其实变故早就有了。只她是个傻子,瞧不清事实。

    他那帮子学堂朋友她偶尔也听过几回,提及她大多不是什么好话,镇哥哥为她出过几回头,她还喜滋滋地想:不管旁人如何,镇哥哥总不会嫌弃她的。

    她像是被回忆刺伤一般,匆匆地放下了帘子。

    马车内,闷冷的空气几乎让她窒息,苏令蛮摇了摇铃:“卢三,你将车停下,我想自己走一走。”

    “是,二娘子。”

    卢三“吁”了一声,赶着马将车“得得”地停到路边,苏令蛮没有让人扶,一步便跳了下来,轻盈地与她体态完全不符。

    路边的积雪化水,溅湿了裙边,苏令蛮满不在乎地拂了拂,抬脚便走。

    这便苦了卢三了,他苦哈哈地赶着马车跟了上来:“二娘子,可要卢三陪着?”

    苏令蛮摆了摆手,并未回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