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千里滚黄沙(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微微亮的时候,小院里已有凛凛刀光在四周墙壁和门窗上闪个不停。忽而有院中小树绿叶疏疏晃动,忽而凉风扫石板掀起一片尘。

    习惯清晨练刀的柳十三如今是元神巅峰的境界,洛长风的十九路刀在他手上又有伸展,到现在为止已演化出甲子之数,施展起来隐约有着满天星辰皆为我用,体内灵穴气脉合纵连横包罗万象的气势。

    十天显圣的老酒头曾给出评价,说假以时日成长,这小子必然会将书院刀拔高一个档次,若再侥幸些,从这场乱世劫战役中存活,以刀道修为跻身神引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

    柳十三谦虚。笑着说过誉过誉,与师父比起来差得远了。

    想起师父洛长风,柳十三顿时没了练刀的心思。顺着招式转身纵越,斜靠着院落中流水落花的假山坐了下来。

    舍己刀与他保持着相同的姿势。

    柳十三从怀中摸出了块青玉牌,半个巴掌大小,不知道是布衣楼从哪里搞来的小玩意儿。据说拥有灵性,元神认主之后,会成为辨认一个人的标识。

    这样的青色玉牌有很多。

    几乎逐鹿原城里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块。包括十天显圣、八方风雨那样的强者,也包括东楚铁骑、帝王盟十三王族兵马那样的众生。

    柳十三曾问过:“有什么用?”

    布衣楼回答:“对死人有用,对活着的没有。”

    很晦气的青玉牌。

    布衣楼的人说,两座天下大战的结果无关胜负必然会死伤无数,到时血流成河尸骨如山,谁也没那功夫给你马革裹尸还,甚至血肉模糊得根本不会有人认得出你。

    柳十三咧了咧嘴。

    “能别对着我说‘你’么?听着好像柳大爷没几天蹦跶的时间了。”

    “可以,不说‘你’。”

    “你们可在青玉牌上留下些东西,比如说临终遗言,不能说的秘密,一句脏话,一口剑诀…什么都可以。但是,记得镌刻自己的名字。”

    “青玉牌会感知与宿主之间的联系,一旦宿主战死陨落,它会释放之前认主的元神,斩断联系,然后膨胀变大。”

    “会变成什么样?”

    “墓碑的模样。

    ”

    “瞧瞧,还没开打呢,就给咱准备好了墓碑。”

    布衣楼善解人意。

    还专门给这块青玉牌取了个名字:长辞书。

    名字是莫七难取的。

    用意很明显,这座逐鹿原城里除了那些活了千年的化劫境尊者之外,他知道超过九成以上的人对乱世劫都没有具体的概念。

    毕竟上一次的乱世劫,是一万年前的事了。久远到连他都有些模糊,只能从天机阁留下的古老典籍中寻找蛛丝马迹。然后不停提醒自己,神裔仙罗,天醒神将,天策上将这些称谓意味着什么。

    连他莫七难都要如此时常自省。更何况逐鹿天下的群雄?

    他想用这青玉牌传递一种认识,一种大战起时谁都可以死、并且谁都可能死的认识。

    天下苍生当前。

    岂能儿戏?

    唯有死战!

    这镌刻署名的长辞书就是最后的诀别。

    与社稷山河,与亲朋好友……

    “写些什么呢?”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