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要么我灌你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9

    周承宇看着安静呆在怀里的人,把他挪回被子里,笑道:“子佩,你先在这里,我去给你端药,还有粥,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饿了吧?”

    “嗯。”苏子佩浅浅笑了一下,裹着被子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心里不自觉甜蜜,一直喜欢的学长说要跟他在一起了。现在他不喜欢自己没关系,自己努力让他喜欢上就行了。

    周承宇走到厨房倒药,不再屏蔽木灵,果然——“好羞羞……主人你怎么这样啊?当着我的面就吻上了,我还没长大呢。”

    “……闭嘴!”周承宇想一巴掌拍死他,“那你倒是走啊,吵死了,能不能不咋咋呼呼的?以后遇到这种事,自己乖乖屏蔽,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都活了几千年了还没长大。”

    木灵委屈兮兮地闭嘴了,谁说活几千年就要长大的?

    “等到子佩好了,就可以带你上山找木头雕刻了,过几天把家里的那几个成品拿到镇子上去,看看有没有人要,不然真要坐吃山空。”周承宇揭开锅,舀了一碗热腾腾的白粥,又打了两个鸡蛋搅匀,一碗蛋粥就做好了。

    饶是周承宇各种嫌弃木灵,此时也感觉到他瞬间高兴起来的心情,算了,当养了一个吃木头的妖怪吧,虽然这个妖怪很笨,又没用。

    木灵瞠目结舌:“……我不是妖怪!”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说我没用?

    周承宇没理他,端着中药和粥就走回来。苏子佩果真是乖乖地坐在床边,看到他来了,杏眸里一闪而过的惊喜。

    “先把粥喝了再喝药。”周承宇自己端着碗,把勺子递给他,苏子佩想伸手接过碗,被拒绝了,“很烫,你刚醒来没力气,软绵绵的,万一洒了反而烫到自己,我端着,你喝就行了。”

    “嗯。”苏子佩弯了弯眉眼,小心地舀了一口粥送到嘴边吹了吹,看着面前的人,笨拙地送到他嘴边,“承、承宇,你还没有吃饭吧,你喝。”

    按照周承宇原先的脾气,是没多大心思去陪他做这种无聊的事的,不过看到苏子佩期待的眼神,周承宇微微张嘴,喝了粥,开口道:“你自己快喝,一会还要喝药。”

    “哦。”苏子佩应了一声,倒是乖乖喝粥了,他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就连喝个粥都是,目不斜视,规规矩矩地舀粥喝,就连头发垂到胸前了都没注意到。

    周承宇忍不住伸手撩起他两边垂下来的头发,放到后面去,笑了笑:“这里也不能剪头发,一会给你找个发带把头发都绑起来,不然麻烦死了。”

    苏子佩呆呆地点头应了,杏眸看着他,很认真:“承宇真好。”

    “这还好啊,我天天说你笨,你偏偏又喜欢跟在我后面,像条甩不掉的小尾巴,好多次都想把你欺负哭了就扔回家去。”周承宇想起自从认识苏子佩以来,自己就再也没摆脱过这条小尾巴,莫名有些好笑。

    “本来就笨。”苏子佩没有生气,接过他的话,轻声开口道,“小时候爸爸妈妈说我生过病,脑子没有别人灵活,很多事我学很久都学不会,只有你不会嫌弃我,你还教我折纸来着。”

    那个时候,一个稍大的孩子,手里拿着几张彩色的折纸,兴冲冲地炫耀给那个比他矮一个头的小少年看,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家门口一起玩起了折纸。

    大孩子很聪明,手指飞速翻转,折纸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偏偏小少年怎么也学不会。大孩子骂了很多次小少年,说他笨死了,这么简单的都学不会,却又耐心地一步一步教他折。

    周承宇明显也想起了小时候做过的事,轻笑:“那个时候真的觉得你怎么这么笨呢?教了一下午,连折个千纸鹤都不会,还想跟我学纸玫瑰,当时就想敲你来着。”

    苏子佩不好意思地笑了,露出个浅浅的梨窝,又安静地低头喝粥,等到喝了一半,小心翼翼试探了一下碗的温度,期期艾艾地拿着碗:“承宇,不烫了,你举着累。”

    周承宇看他笨拙地对自己好,想做又怕自己说他的样子,顺势放开手,轻笑:“子佩,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跟我商量,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我刚才说的都是认真的,我想跟你生活试试。你这么小心翼翼,我会不知道怎么对你,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承宇,我不是。”苏子佩怕他误会,连忙伸手抓住他的手,小眉头皱着,“我只是、只是觉得像做梦一样,你说要跟我在一起。”

    “都说了你傻。”周承宇失笑,“是真的,不是做梦,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要这么小心翼翼,我们是平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