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六、荣归(全文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由于沿途不断有官员来拜见朱泓和谢涵,因而谢涵一行到达石南镇时已经是十天之后了。

    童家和童家送嫁的队伍在镇上包了一个客栈住了下来,谢涵近乡情切,加之镇上也安排不下这么多人,和朱泓商议了一下,直接踏着暮色回家了。

    马车刚一拐上通向村口的小路,谢涵便透过车帘看见了村子大门口的两排整齐的火把,同时也看见了大门口跪着的那堆黑压压的人。

    领头的是谢耕田、谢耕山兄弟两个,接着是谢家的族老们,再后面便是谢沛谢沁一干人等。

    “两位大伯请起,各位长辈们都请起吧。”谢涵和朱泓两个亲自上前扶起了谢耕田和谢耕山。

    “孩子,孩子,来,大伯好好看看你,你,你如今是皇后了,是皇后了,可惜,你祖母和祖父都没有等到这一天。。。”谢耕田拉着谢涵的手呜呜哭了起来。

    “是啊,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二伯还记得那年你回来时那个小小的身影,一路哭着跑来,摔了一跤又一跤的,孩子,这些年你也。。。”谢耕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他想起来谢涵这些年的不易,也想起了他对谢涵的愧疚。

    “两位大伯,不哭了,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和涵儿的三个孩子。”朱泓把安安三个推了过来,同时把谢涵的手从谢耕田的手里拉了回来,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安安带头行了个抱拳礼,“两位外祖父好。”

    谢耕田和谢耕山见此忙不迭地又跪了下去,“殿下好,公主好。”

    “大伯二伯,这不是在宫里,这是在家里,不用动不动就下跪的。”谢涵看着谢耕田两鬓的白发,忍不住有些心酸。

    不管怎么说,谢耕田那些年对她真是尽到了一位长辈的责任,尽可能地给了她一份长辈的呵护。尽管,这份呵护有些略显单薄。

    可那是现实使然,不是他本性如此,因而,谢涵对他的感念比要谢耕山深切多了。

    “对对,回家,你们是回家来了,我们回家,孩子们,我们回家,我们回家了。”谢耕田一听谢涵说回家,激动得语无伦次了,伸出手来想要抱抱两个孩子,可一伸出手去又自觉不妥,忙把手缩了回来。

    没办法,做了一辈子农民,骨子里的自卑是改不了了。

    谢涵主动弯腰把盼盼抱起来放到了谢耕田的手上,转身对仍跪在地上的乡亲们说道:“各位长辈各位亲朋,大家都起来吧,我这次带着夫君一起回乡,一是为了祭祖;二是我小弟高中了探花,要回乡摆酒娶亲,到时请大家来吃喜酒。还有,我们夫妇会在家里住几天,你们就当是一位远嫁的女儿带着丈夫孩子回娘家走亲戚,没什么好稀奇的,大家该做什么仍做什么,千万不要因为我们回来耽误了你们的农活。”

    “那不一样,庄稼年年可以种,可皇上和皇后这辈子估计也只能见这一回了。”有人大着胆子回应了一句。

    “就是,我们谢各庄的祖坟冒青烟了,二十多年前出了一个探花郎,如今又出了一个皇后和探花郎。”有人附和道。

    “我更好奇的是,皇上这么大的官也和我们普通人一样愿意陪女人回娘家?”有人质疑道。

    众人正七嘴八舌地说着时,忽然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走到了谢涵和朱泓面前,一边比划一边说道:“皇上,皇后,你们还记得我吗?当年就是我算出来你们要大富大贵的啊,可他们都不信,说我是疯子,你们两个能不能行行好,帮我正个名,我不是疯子。”

    老人的话令谢涵和朱泓同时想起了那场葬礼,还有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没想到这世上果真有如此巧合之事,看来冥冥之中真有天意,要不也不可能给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提示和暗示。

    不过当时朱泓因为抱着晕倒的谢涵离开了,并没有见过这位神秘的老人,只是事后听别人提过这件事,故而他对这位神秘的老人还真有几分好奇。

    正打量对方时,只见谢耕田低声说道:“自从皇上登基后,他便有些魔症了,非说自己是半仙,可村子里的人找他算命他又不肯,说只给皇上皇后算,我们也不好跟他计较,怕他出去惹是非,干脆把他养了起来,左右他也是一个人。”

    “正名就不必了,我和皇后的天命如此,也不是你算出来的。不过我和皇后会给你一栋屋子,保你此生衣食无忧。”朱泓对老人说道,打消了找他问话的念头。

    对方一听朱泓会给他一栋房子并给他养老,也顾不得正名了,乐颠颠地转着圈走了。

    朱泓看着他的背影拐到了暗处,这才对谢耕田道:“我们回家吧。”

    随后,谢耕田抱着盼盼,谢耕山抱着朱察,谢涵领着安安,众人进了村子的大门,一路都有火把照亮,一直到谢涵的家门口。

    进了家,一家人厮见完毕,简单地盥洗后,各自找到各自的屋子休息了。

    次日一早,谢耕田早就备好了斋饭和各种果品,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出了门往村后走去。

    为了以示隆重,也为了让先人们看看她如今的样子,谢涵和朱泓都特地换上了朝服,不过由于路途不远,两人并没有乘坐龙辇和凤辇,而是一路步行。

    只是谢涵没想到从她家门口出来一直到后山的祖坟,沿途都挤满了闻讯而来的村民,本村的说是昨晚天黑没看清他们夫妻两个有什么变化,外村的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面圣机会,说什么也要来沾点龙气和凤气。

    朱泓一路笑着和众人挥手,偶尔也会和身边的村民聊几句收成和税赋的问题,这么一耽搁,原本平时只需一盏茶的工夫就能走到的路程花了有一顿饭的工夫。

    祖坟已经修葺一新,坟前的泥土路换上了青石板路,坟前的空地也铺上了青石板。

    谢耕田领着家人按照辈分年龄大小先跪到了谢春生和张氏的墓前,朱泓也陪着谢涵跪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