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19章 为什么是开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元日至,这些日子,让临安百姓为之津津乐道的事情,如同平地惊雷,就这么轰的一下,炸开了。

    朝廷下发公文,追封岳飞为鄂王,削去秦桧死后所封的申王,改谥“谬丑”,下诏追究秦桧误国之罪。就在临安老百姓吃着油炸桧(即油条),庆祝岳鹏举沉冤得雪的时候,李伯言慌了。

    不对啊,时候不对啊!

    李伯言有些心虚地问赵汝愚:“老师,是不是改元了?”

    赵汝愚这些日子倒是舒心了不少,汴学渐渐步入正轨,书院井然有序地发展着,笑道:“议逊什么时候对这感兴趣了?不错,昨日刚下发的公文,改元开禧。”

    李伯言跟炸了毛一样,惊呼道:“怎么能改元呢!”

    “……”

    一旁看着学生文章的陈傅良放下稿纸,瞅了眼李伯言,心说这俩月好不容易正常了,又犯疯病了?

    “怎么,议逊连官家改元都要管了?改个年号不是很正常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改元倒是没什么好奇怪的,新皇帝登基就建元,明代以前,一个皇帝改好几个年号,这都正常,哪怕赵扩一个月改一个,李伯言都没什么意见,但是怎么能改成开禧呢?不应该是庆元六年后,才改为嘉泰吗?咋就直接开禧了呢!

    “那也不能是开禧!”

    赵汝愚跟陈傅良对望了一眼,一致认同这孩子是疯了。

    “议逊,你这又是闹哪门子气了?改元,改什么年号哦,那都是官家定的,你说不能就不能?别闹了,去,把论语后边一章给我背了。”

    李伯言怔怔地将木质的轮椅推到赵汝愚面前,然后匆忙离去了。

    赵汝愚一副狂怒的样子,“为师说的是论语,不是轮椅!”

    “这孩子是真魔怔了,诶……”陈傅良摇了摇头,问道:“对了,子直,应先近日来没来?”

    “不太清楚,似乎在岳麓脱不开身。晦翁这一走,他们南斋的弟子就没了顶梁柱,看样子是不会来了。”

    “杨敬仲呢?来没来?”

    赵汝愚摇了摇头。

    陈傅良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怨气难消啊……官禁道学,何时才能解?”

    ……

    ……

    李伯言为了这个改元,特地跑了一趟临安府衙,已经将李伯言列入“黑名单”的朱子渊,见到李伯言就犯怵,当问及是否改元为开禧的时候,生怕有什么陷阱,立马展现出他卓越的脚法,直接让李伯言去太史局问问。

    由于有赵汝愚这层关系,加上近日因为织机跟纺机的事情,风头正盛的李伯言还真见到了太史,当被明确告知,确实开元为开禧的时候,李伯言整个人都呆了。

    为什么呆了,因为开禧,也就意味着大宋即将开始它轰轰烈烈的作死北伐了!

    开禧二字,取的是太祖“开宝”年号和真宗“天禧”的头尾两字,加之崇岳贬秦,恢复之志足以显现。原本李伯言认为,留给他的时间,还有六年,足以让他改变颓势,然而六年,瞬间缩短到了一年,这就让他有些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